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龍九鋒道:「就賭那個少年能不能取勝,我賭他勝。呵呵怎麼樣,亞峻,我看你不太看好那少年,要不咱們也跟著娛樂一下?」

「你賭他贏?」亞峻也是有些訝異,看了看遠處那道身影,搖頭道:「怎麼可能會贏?啟祥子的實力我們應該是知道的,就算在神通二重境中不算是最頂尖的,但也差不到哪裡去了。弱一點的神通三重境,都不見得能奈他何,何況是一個羽翼都沒有豐滿的小傢伙?再說,此人看不出什麼身份來歷,應該是一個小勢力的弟子。沒有好的神通法門,沒有好的資源,再歷害能到哪裡去?」

  龍九鋒一笑道:「這些我不管,我相信我的眼光和直覺,怎麼樣要不要賭一賭?」

  「好,既然你有這個雅興,那自然當是一賭了,怎麼算也是我白撿便宜。」亞峻道。

  龍九鋒輕笑了起來:「你可別高興的太早,不一定你就能撿到便宜。既然要賭的話,那玩點什麼呢?玩寶貝都玩了好幾次了,也沒什麼意思了,不如這次我們玩個人情怎麼樣?你輸了欠我一個人情,我輸了欠你一個人情?」

  亞峻依然不屑:「縱然他有些奇遇,身上有些重寶,那也是無濟於是的。真要拚命,啟祥子也不是什麼善茬,再怎麼比我也不相信啟祥子比不過他。好,你龍九鋒一份人情,那可也是無價之寶,那便這麼定了。」

  「好,那就看戲吧。」龍九鋒點頭。

  此時正在戰場上的石炎,自然不知道他被兩個大人物當做了遊戲賭注了。

  面對啟祥子,石炎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青源劍拿在了手中,目光死死的盯著啟祥子,心中也是盤算著做戰的策略。一味的硬拼,可能不是什麼好辦法,要玩點出奇不意,或許能取到更好的效是果。

  面對這樣的強敵,石炎自然也是開始制定一些策略了,以便應對了。

  現在石炎身上沒有什麼底牌了,根本拼耗不起。

  啟祥子嘴角勾勒著冷弧,手中一動,一柄銀色的重劍出現在了手中,劍如寒霜一般,散發出了冰寒的氣勢。這劍,顯然是一柄三品的靈器。

  石炎手握青源劍,此時都能夠感覺到了青源劍的一絲燥動,面對了強敵青源劍就能有所感應,也像是有靈性一般的將它的情感傳遞給石炎。

    (新的一周,求大家鮮花支持啊!)

  「哼,小子,受死!」

  啟祥子冷喝了一聲,手中的銀劍直接往空中一放,頓時劍自己就在空中畫出了一道圓圈出來,頓時打開了劍之世界的大門一般,可怕的劍氣便如是泄洪一般的狂涌而出,以鋪天蓋地之勢瞬間的便將石炎籠罩在了其中,直接湮滅。

  好可怕的劍氣,這股如狂風瀑雨般的劍氣一出,頓時讓空間都有些顫抖了起來,似是隨時都有可能支離破碎一般。

  啟祥子的劍法神通法門,顯然是跟啟祥雲的一般。不過在他手中施展出來,威力大了一百倍也不止了。如果把啟祥雲的比作是一抹細微的春風的話,那啟祥子的簡直就是十二級的龍捲風了,有席捲天地,毀滅一切之勢。

  如是一般的神通二重境巔峰修士,恐怕要直接就被斬殺了。

  啟祥子一出手顯然就下了殺手,而且一出手基本上就是全力出擊,顯然是想一個交鋒之下就將石炎給斬殺了,讓萬朝陽和洞一明兩人都沒有辦法出手相救了。如此之心,也不可謂不毒辣了。

  萬朝陽和洞一明的目光也是死死的盯著戰場,此時劍芒瀰漫,整個空間都淪為了劍之領域,形成了劍氣海洋,肉眼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只能是依靠神識才能大概的辨認裡面的情況。讓兩有些放鬆的是,石炎在裡面沒事,並沒有被一擊斬殺了。

  「石炎兄,歷害啊。」萬朝陽心中也不由的驚嘆了一句。

  一般的神通二重境巔峰面對啟祥子的殺招,肯定都只有死路一條,石炎卻能夠擋的下來,也著實讓人驚訝了。

  此時驚訝的,還不在少數,不少圍觀之人也是來了幾分興緻了。

  「嗯,竟然沒死,哼這小子倒是有幾分能耐,不如今天也休想活著離開這裡。」啟祥子心中冷哼了一聲,眼裡也是閃過了一抹詫異之色,他本來就是做好了一擊斬殺的準備,著實讓他也沒有料想到,竟然沒能殺了石炎。

  此時身處劍氣海洋中的石炎也是一臉的幽冷,感覺非常的吃力了,青劍神通也是全力的催迸,三大神通法門皆是施展,如果不是有著神行九步神通之威,恐怕根本就難躲的過這密密麻麻的劍氣狂潮了。

  「哼哼,小子,我倒要看看你破不破的開我的劍氣海洋。拼消耗,我能你能撐多久。」啟祥子冷冽的聲音在石炎的耳邊響起。

  石炎微皺著眉頭,竭力的應戰,神通法門無窮無盡,這門劍法類神通法門,也著實比較奇特了,竟然能形成一個如此可怕的劍氣海洋,簡直就像是一個可怕的牢籠一般,對石炎有著諸多的壓制。

  『炎龍殺陣』神通此時也就沒有辦法施展出來了。

  如此全力的施展三種神通法門,消耗確實非常的可怕,饒是石炎的神通本源之力雄厚,可也讓石炎嗅到了危機感了。再這樣耗費下去,那自己只有被斬殺的命了。

  不行——

  這一戰,也是石炎如今碰到的最堅難的一戰了。

  「突破,必須要突破,不然的話只會被困死在這裡。看來,我還是有些輕敵了,這個啟祥子的實力確實非常的可怕。單憑這一份手段,確實可以跟弱一點的神通三重境比比高低了。蒼龍近衛軍中,果然是沒有一個善茬,能在蒼龍近衛軍中歷練出來,都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如今我二品青劍神通也是小成之境三步了,只差一絲契機,我便可以一舉突破到大成之境。一旦踏入大成之境,我的實力頓時可以提升一倍之餘。那樣,我便可以從容的面對,衝破殺出了。只要我能破掉他的劍氣海洋,那他應該就沒有什麼手段可以壓制我了。」

  這條路顯然是可以行的通的,只是要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突破,簡直就是難如登天了,無異等同於痴人做夢了。

  但此時,這也是石炎能想到的最好的一條路子了。

  青劍神通,越往上越深奧,越難突破。上次要不是在虛影前輩那裡參加考驗,石炎也沒有這麼快可以從初入之境直接提升到了小成之境,而今又經過了這一個月來的磨練,才提升到了小成之境三步。

  想要再邁進一步,踏入大成之境,那自然是難了。

  劍氣海洋更加的狂爆,無數的劍芒如是怒海狂嘯一般,要將石炎給吞滅掉了。

  只要稍有不慎,那石炎便會被這無數的劍氣給直接的碾成粉碎了。

  萬朝陽的眉頭也是深皺了起來,一臉的凝重:「麻煩了,再這樣下去,石炎兄估計是有性命之危了。」

  洞一明憤憤不平的怒哼了一聲:「朝陽兄,這個啟祥子也太要臉了,堂堂蒼龍近衛軍,竟然如此不顧身份,對一名新人出手。管不了那麼多了,求人要緊,今天就是拼得跟啟祥子他們血戰一場,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石炎兄慘死在他的劍下吧?」

  洞一明就要站起來出手了,卻是被萬朝陽給拉住了:「一明兄你別急,此時急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就算此時出手,也不見得就能起到什麼作用。他們那邊還有三人,我們一出手,他們三人足可以把我們擋下了。只怕這樣,會更激怒於啟祥子,到時候他真的不顧一切了起來,再動用一些底牌的話,估計石炎馬上就抗不住了。」

  「暫時來說,石炎兄的情況雖然不妙,但我感覺他還能抗的住。他的氣息,也沒有一絲混亂,這就說明石炎兄此時還很平穩,並沒有讓他陷入危險之境。要怪的話,就怪我們的實力太弱了吧,沒有辦法幫到石炎兄。」

  洞一明搖了搖頭,狠咬了咬牙:「是啊,都怪我們實力太弱了,不然的話也不會被啟祥子如此的欺到頭上,想想都氣不打一出來。哼,這個啟祥子幾年前就處處跟我們做針,找到好機會就想羞辱我們一番,真是可惡。」

  「技不如人,還能如何。我們一直都奈何不了他啟祥子。」萬朝陽搖了搖頭。

  「嗯——」萬朝陽和洞子啟兩人的目光忽然一挑,馬上看向了劍氣海洋之中。

  一直成竹在胸的啟祥子臉色也是忽然微變,目光如炬的落到了劍氣海洋之中,因為他發現石炎有些不太對勁了。

  石炎此時確實有些不太對勁了,他手中的青源劍忽然變得的有些詭異了起來,他的眉頭也是緊皺,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忽然,石炎青源劍一動,頓時爆發出了一股強勢可怕的氣息。

  石炎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哈哈成了,終於是突破了,如此的壓迫之下,才能激發出我最強的潛力。哈哈啟祥子,我倒是要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逼迫,我恐怕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大成之境,讓我的青劍神通更加的嚴密,你劍氣海燕是固若金湯,且看看我青劍神通的歷害吧。」

  話畢,石炎手中的青源劍一震,頓時可怕的劍芒直接突破了天際的束縛一般,一劍凌空斬下,頓時虛空分裂,竟然直接的就將這劍氣海洋生生的撕裂了開來。石炎的身影,也是從劍氣海洋之中殺了出來,一劍直接向啟祥子斬殺了過去。

  「不好——」啟祥子的臉色終於是一變,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頓時持銀劍迎鋒了上來。

  什麼——

  這一幕,也是看的眾人大驚不已。

  原本以為沒有懸念的一戰,竟然如此的峰迴路轉了。

  啟祥子那邊的眾人,也個個是看的有些傻眼了,特別是啟祥雲,更是如受重擊了。他自認為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