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自維摩那的黃金王座上緩緩站起,迎著高空之中呼嘯不絕的狂烈罡風,一步一步的走向的維摩那的船首。

每走一步,身上的氣勢便增強一分,黃金的鎧甲咧咧作響,周身環繞著凝聚出實質的紅色魔力。

  「訴說原初……混合元素……使其固……而孕育出能紡萬象之星……無知無覺的卑劣雜碎們啊!奉吾之命去死吧……」

  「天地乖離開闢之星(EnumaElish)!」  撕裂天地的巨大斬擊劃破了空間,在荒蕪的焦土上破壞出萬古無法磨滅的溝壑,向著前方的烏魯克衝擊而去。

  金閃閃不需要考慮自己的斬擊是否會毀滅掉烏魯克,既然他那半路落跑的祭司出現在了此地,烏魯克又怎會陷落,當初那傢伙對他許下的誓言仍在耳邊徘徊,烏魯克絕不會有事。

  嚴陣以待,對面那位的氣息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到底是敵是友是戰是和,就全看接下來的。

  保持著警惕,阿爾托莉雅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雖然有可能不是敵人,但正常的防備不能沒有,因為對面那位引起的騷動,她的周圍現在倒也沒有敵人過來騷擾。

  隨著最後一個狂熱者的腦袋被銳利的槍尖捅穿,屍體轟然倒下暴露出了來人的真容。

  黑色的紗制頭巾鏈接著銀色的鏈子披在頭上,銀鏈上垂下的紅寶石顯得如此的奪目,紫色的長發隨風飄揚,臉上白皙滑嫩的肌膚即使是從未將自己當成過女性的阿爾托莉雅也不免產生了一絲嫉妒。

  肩頭處兩匹鎏金的肩甲覆蓋於其上,黑於紫相間的緊身武道服與其手中所持的兩桿猩紅的魔槍,彰顯著對方不容忽視的武力。

  最最令人在意的還得屬那雙酒紅色醉人的雙眸,若是拋開那其中熊熊燃燒的戰意,一定會讓每一位男性沉浸於其中的美妙。

  如果齊無策在這裡的話,恐怕會立刻湊上去噓寒問暖,並迅速解決掉周圍這些煞風景傢伙,將來人迎入烏魯克城之中。

  沒錯,來人不是其他,正是在影之國潛修的斯卡哈!

  阿爾托莉雅碧綠色的雙眸之中滿是忌憚,對方光是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就已經讓她感覺全身的汗毛轟然炸立起來,更別說她的直感正瘋狂發出危險的信號。

  阿爾托莉雅可以肯定,只要她露出任何一點殺意,迎接她的,絕對是身體被對方用那兩桿銳利的猩紅之槍捅穿的下場。

  哦?一位為了保護身後的東西而深入敵群戰鬥的英勇戰士!值得歌頌的勇士,但是在這種攻城的大型戰役之中獨自為戰可不是一位聰明的戰士該做出的選擇。

  雖只是初見,斯卡哈便已經在心裡對對面的阿爾托莉雅評頭論足起來了。

  猩紅的魔槍刺出千萬槍影,恐怖的氣浪直接是將周圍蠢蠢欲動的敵人清理了個乾淨,一時間形成了一個直徑百米以上的真空區。

  怒嚎幾聲,克蘇魯的傢伙們倒是不敢上前攻擊了,紛紛調轉槍頭向著城牆而去,可惜,他們同樣逃不過阿爾托莉雅鋒利的劍刃。

  用最快的速度解決完敵人,阿爾托莉雅繼續返回之前所在的位置一臉戒備的攔在斯卡哈的面前。

  「放心吧,為了城市而孤身奮戰的勇猛之士啊!我乃那遙遠異鄉影之國的女王,鎮守冥界惡土的影之主宰——斯卡哈,並不是你所要擔心的敵人,相反,我會為你提供我力所能及的幫助。」

  阿爾托莉雅一時放下戒備,對方的話語雖然不可全信,但也應當不會有假,到了這等實力,恐怕對方也不屑於對她撒謊。

  斯卡哈,身為同一個地區出來的英靈阿爾托莉雅對於這個名字可是異常的熟悉,騎士這一概念的雛形——赤枝騎士團領袖庫丘林的授業恩師,影之國的武者女王斯卡哈。

  幾乎可以說是不列顛家喻戶曉的神話人物,存在於比之卡美洛更遙遠的神代興盛時期,其實力究竟有多強大,阿爾托莉雅實在是不敢想象,畢竟民間也有流傳過影之國的女王弒過神的傳聞。

  如果對方的身份屬實,那麼絕對是一位可以信任且實力強大的友方戰力。

  「尊敬的女王大人,我乃不列顛之主,眾騎士之王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在此真摯向您發出幫助的請求,救救這座城市吧!」

  嘴角掛著笑意,投擲出的長槍將一根粗壯的觸手湮滅成渣,斯卡哈用行動表明了她的意向。

  阿爾托莉雅點頭向對方表示了感謝,隨後同樣準備繼續發起無休止的戰鬥。

  可就在下一刻,斯卡哈的表情卻變得極為凝重起來,遠方傳來的魔力波動簡直就如大海上的驚濤巨浪令人望而生畏,那是一擊就能將這座城池打成廢墟的至強一擊。

  如果不能阻止下來正面吃上一擊的話,基於她身上的不死特性可能逃得一命,但是估計這周圍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了吧!

  一旁的阿爾托莉雅同樣感知到了這即將襲來的風暴,雖然她沒有千里眼,也沒有斯卡哈深不可測的本事,但即使是那道攻擊遠在千里之外,只要能夠感受魔力,就絕不會忽視掉那可怕的躁動。

  「結果竟然是如此嗎……還未開始就已經結束。」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就算心性堅定如斯卡哈也無法避免的感受到了落寞,那遠超「自然災害」的恐怖一擊,僅憑現在的她是不可能接的下來的,心血來潮的想要作為英靈現世一次玩玩,早已踏入神域的她,實力同樣受到了限制。

  近身作戰,身為影之國武者女王的她無懼任何對手,但是面對這種無差別的毀滅性打擊,她雖然能夠保住自己,但卻沒有更多的手段去保護這一整座城池

  「尊敬的斯卡哈陛下,接下來就只能奮力一搏了,還請您為我打好掩護,哪怕是拼盡全力,也不能就此放棄希望啊!」

  阿爾托莉雅的此番言行,不免讓斯卡哈對其再次高看了幾分。

   被偷走的那五年 二人相視一笑,達成共識。

  阿爾托莉雅舉劍對向遙遠的天際那即將到了的攻擊,因為與齊無策締結契約而變得取之不盡的龐大魔力一刻不停的灌注進了高舉過頭頂的Excalibur。

  同時,身體中的阿瓦隆也在不停的汲取著魔力,為即將到來的風暴而做出準備。

  一共三道防線。

  一是她現在所剩餘的時間內所能激發到最強一擊的Excalibur,若是時間充足,完全解放Excalibur也不是不能攔下那道攻擊,可惜現在的時間並不充足。

  二則是她身體中不斷汲取著魔力的阿瓦隆,只求待會能夠把結界撐大至能夠護住城池的地步。

  三就得看她那自從來到這座城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的master了。

  計盡於此,殊死一搏!  江逸沒有開玩笑,他是真的準備讓青靈舊部分家!

   南國江山 正如他所說,堵不如疏,鳳霓這個算是陽謀,他當年也用過這招,帶著青靈舊部跑路,讓東域萬族爭地盤,相互廝殺。

  種族太多,人心各異!

  一旦牽扯到了利益,不論之前是兄弟還是戰友,一律會翻臉。開始或許能鎮壓,但時間一長的話,各種積怨和矛盾會爆發,到時候就算不出大事,也會導致各族離心,對於聯軍來說將是致命的。

  既然遲早要分,那不如現在就分,至少能控制,能保證各族的忠誠,能隨時召集大軍。

  江逸並沒有把整個東域給分了,而是選取了東域中間的幾萬個山領。鳳霓將東域拱手相認目的是什麼?讓他們分兵啊,江逸偏偏不讓她得逞,地盤可以分,兵卻不能分!

  他以龍谷,勾陳城,旱魃城,狴犴城為中心,將附近的幾萬個山領分發下去。各族分別佔據同等數量的山領,就算暴龍族旱魃族天鵬族都沒有多一個山領,別的小族誰敢不服氣?

  至於龍谷等一些頂級的秘境,大家共有,各族精英子弟統一培養,資源共享。這樣一來那些小種族更加不敢說什麼了,畢竟連龍谷讓出來給大家一起用了,暴龍王都沒意見,他們敢有什麼意見?

  軍隊不分散,這點是原則!

  哪個種族敢帶兵回族直接滅殺,這是江逸的命令,沒有半點可以商量的餘地。

  各族本來就想著安置子民,分點資源秘境之類的。既然現在地盤分下來了,資源秘境共享了,他們也沒什麼好想的了。

  分地盤之後,暴龍王和旱魃王天鵬王出面了,將鳳霓的險惡用心告訴各族族長,讓他們傳給各族的族人。

  這樣一來,全部種族都明白江逸的良苦用心,都幡然醒悟,他們並沒有真的贏,現在還輪不到分天下的地步。

  江逸唱黑臉,暴龍王他們唱白臉,把各族族長內心的貪慾全部打壓下去,一場危機被江逸無形給化解了。

  當然…

  這是暫時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各種矛盾還會爆發。

  各族都能共患難,但絕對很難共富貴。不說別的,暴龍族旱魃族天鵬族這次都有些不滿,好在有三位大佬在,短時間絕對不會出問題。

  只要短時間不出問題,那就沒有問題。

  江逸這邊佔據了整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