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胖子,你怎麼了?」

紫菱和邵平連忙跑過去,關切地望著他。

  呂東褲子都顧不上提,嚇得胖臉煞白,指著崖壁角落顫聲道:「當心!大大大……大雪熊!」

  「哪有雪熊?」邵平按劍環顧,四下寂靜,雪地平整,看不出絲毫異狀。

  呂東匆匆站起身來,提著褲子東張西望,不見雪熊蹤影,不由愣了一下,喃喃道:「準是躲起來了,」

  紫菱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屁!雪熊動作有那麼快?是雪兔吧!」

  「絕對是熊!我又不傻,能分不清雪熊和雪兔?」呂東憤然道。

  「瞧,那裡有個洞。」邵平指著崖壁下方道。

  呂東精神一震,連聲道:「對對!就是那個洞!剛才我對著那裡撒尿來著,一頭雪熊突然從洞里撲了出來,嚇了我一大跳。」

  邵平回頭,怪怪的看著他:「你確定?從這巴掌大的洞口裡跳出一頭熊?」

  「呃……」呂東獃滯無語。

  紫菱捂著鼻子,探頭過去看了一眼,搖頭笑道:「這要不是兔子洞,就是雪狐的洞穴,至於雪熊……呵呵,這麼小的洞口,連只熊爪都塞不下,胖子你就別逗了。」

  呂東滿臉委屈與焦急,還待解釋,邵平不耐煩的揮揮手,「行了行了,就算是雪熊又能怎樣,反正你只是虛驚一場,趕緊上路,別讓江師兄等太久。」

  呂東張了張嘴,卻是百口莫辯,只得苦著臉繫上腰帶,跟隨兩人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一行人踏雪跋涉,沿途又殺退幾波霧狼,直到子夜時分,狹窄的穀道行至盡頭。

  前方地勢陡然開闊,谷地中央隱約可見一座小山丘,高約百尺,山頂內凹,形同火山口,聳立在月光之下,透出一股神秘氣氛。

  江上雲止住腳步,凝眸眺望那座覆蓋冰雪的山丘,眼中浮現些許凝重之色。

  「倘若狼群之中,當真誕生王者,那座死火山,很可能是狼王的巢穴。」

  呂東等人聞言,不由緊張起來,握緊手中兵器。

  「沿途咱們沒少遭遇霧狼,可進入山谷之後,卻連一頭狼的影子也沒看見,著實有些反常。」邵平低聲呢喃。

  「按理說狼王巢穴所在之處,應該是狼群聚集之地,可那些狼都去了哪裡,總不會被咱們殺光了吧?」呂東也是一臉困惑。

  「怎麼可能,雪狼谷中棲息的霧狼,少說也有上千頭,哪有那麼容易殺光。」紫菱搖頭道。

  話音未落,那冰雪覆蓋的火山口上,突然傳來一聲無比洪亮、無比恐怖的嚎叫,震得山谷四壁嗡嗡顫抖,積雪隨之崩潰,轟然滑落下來。

  江上雲臉色微變,沉聲道:「快走!」旋即飛身沖向附近一處冰川。

  呂東三人也是嚇得魂不附體,急忙緊跟著他向冰川狂奔而去。

  在眾人身後,大量冰雪自山頂坍塌而下,匯成一股白色洪流,伴隨雷霆般的轟鳴,滾滾衝擊過來。

  沿途樹木山岩盡皆被連根拔起,為雪崩洪流裹挾,一同向著山谷低處傾瀉下來,聲勢愈發浩大。

  紫菱和邵平輕功不錯,尚且能夠趕在雪崩到來之前躍上冰川。

  呂東體胖腿短,輕功稀鬆平常,跑得滿頭大汗,身後雪浪卻是迅速迫近,眼看就要將他吞沒。。

  ...  86_86689眼看呂東就要被冰雪洪流吞沒,邵平和紫菱急得亂了方寸,便要折回去救他。

  恰在此時,一道銀光破空飛了過去,卻是一隻銀色蜘蛛,伸出八爪扣住呂東腰帶,尾部還拖著一條天蠶絲。

  轟!

  冰川之巔,江上雲腦後爆開三圈金色光暈,顯化龍象之姿,手腕一抖,萬斤神力透過天蠶絲傳導過去,將呂東扯得騰空飛起。緊隨其後,雪浪洶湧而來,自他身下碾壓過去。

  紫菱和邵平止住腳步,愕然望向天空,只見呂東好似一隻胖風箏,在月空裏手舞足蹈,哇哇怪叫,朝冰川一頭撞過來。

  江上雲踏出一步,抬手接住呂東,將他放在地上,隨即收回銀蛛,面不改色。

   拳皇之96之後 呂東可沒有他這麼好的定力,一屁股坐在地上,嚇得面無血色,心臟幾乎跳到嗓子眼。

  「江師兄,剛才那是什麼怪物,發出如此恐怖的嚎叫,竟然引發雪崩。」紫菱也是小臉煞白,驚魂未定。

  唇角微微上揚,江上雲輕聲道:「在那邊,你自己看。」

  三人循著他的指向,眺望火山口,目光頓時獃滯。

  火山之巔,灰霧瀰漫,紫眸閃爍,如同無數螢火,全是霧狼之眸。

  借著月光,江上雲粗略估算,足有上千頭霧狼聚集在山口,圍了一圈又一圈,很是擁擠,卻不敢擅自靠近山口中央。

  山口中央,有一深不見底的洞穴,四周堆起大大小小的粗製靈石,如同一堆積雪。至於方才那聲恐怖的嚎叫,就從這洞穴中傳來。

  這時,洞中又傳來一聲震天長嘯。

  四周狼群悚然而驚,彷彿得到某種信號,不約而同伸長脖子,對月狂嘯,似乎在回應那洞中的怪物。

  感應到群狼的呼喚,洞穴中升起一道皎潔的光柱,隨即在夜空中幻化成一頭體型之龐大堪比巨象的魔狼,渾身鬃毛煥發柔和光芒,匍匐在山口中央,垂下頭顱,冷冷俯視群狼。

  四周霧狼如見神明降臨,紛紛跪伏在它腳下,興奮地嚎叫不休,無比狂熱。

  巨大魔狼低吼一聲,群狼立時噤若寒蟬。旋即,一頭霧狼低頭叼起一樣東西,走到巨大魔狼跟前,將之放下,又畢恭畢敬的退了下來。其他霧狼亦不例外,排隊上前獻祭。

  「那是什麼鬼……」呂東指著巨大魔狼,嚇得舌頭打結,「那麼大塊頭,莫非是狼王?」

  江上雲輕輕搖頭。那顯然不是狼王,絕嶺村的狼王與之相比,無論體型還是氣勢,均遠不及前者。

  此外,巨大魔狼夢幻般華麗的毛皮,給他一種詭異的感覺,似乎……不大真實。

  帶著疑問,江上雲從儲物靈戒中取出巡天鏡,戴上,調節放大倍率,眼中的畫面漸變清晰。

  「狼群像是在舉行某種神秘的祭祀,這是否意味著,它們的王,已經誕生?」紫菱不安地呢喃。

  「如果那個恐怖的巨獸真是狼王,實力恐怕早已突破靈體期,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有多遠跑多遠。」邵平嘴裡發苦,握劍的手,禁不住發抖。

  唇角揚起一抹古怪的笑意,江上雲緩緩道:「你們可曾見過,愛吃青菜蘿蔔的狼王?」

  呂東三人聞言不知所措,獃獃望向火山口,只見那巨大的魔狼微微頷首,似乎接受了群狼的祭品,並且表示嘉許。

  群狼見狀異常興奮,嚎叫聲此起彼伏,令呂東三人毛骨悚然。

  到底是女孩家眼尖心細,紫菱瞪大眼睛,努力眺望,臉上不由露出狐疑之色,喃喃道:「還真是奇怪了,那群霧狼叼到狼王面前的祭品,除了靈石,居然還有青菜和胡蘿蔔,難道這是一頭吃齋念佛的狼王?」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狼王,準確的說,那是一個狡猾的傢伙,自己幻想出來的狼王,並且將自己的想象,以真氣具現出來,拿來矇騙群狼。」江上雲摘下巡天鏡,忍俊不禁道:「更好笑的是,那群愚蠢的霧狼,自己也未曾見過真正的狼王,不知其為何種形象,居然對那騙子的幻術信以為真,將它奉為神明,甚至對它下達的古怪命令,也都言聽計從,比如襲擊靈石礦,搶劫靈石和蔬菜,作為祭品——前者供那騙子突破修為瓶頸,覺醒先祖血脈力量,後者則被它拿來當美餐享用。」

  「真氣凝聚出的狼王幻影……」紫菱靈機一動,脫口而出:「那不就是武道幻影么!」

  江上雲點頭一笑,「不錯,那個狡猾的騙子,擁有一種特殊天賦,可以隨心所欲改變武道幻影的形象,活龍活現,幾乎天衣無縫,別說那群頭腦簡單的霧狼,就連人類武者,也很難看穿它的偽裝。」

  「江師兄,那騙子究竟是什麼物種,你怎麼能夠一眼識破它的幻術?」

  哪怕經江上雲提醒之後,呂東還是看不出那巨大魔狼的破綻,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活生生的怪物。

  「我能識破,說來也有巧合的因素,半年前,我在絕嶺村執行任務,見過真正的狼王,形象與那幻象相差甚遠,自然會心生疑念,在那之後,我藉助這具上品靈器『巡天鏡』,提升百倍目力,再次觀察那巨大魔狼,其真身自是一目了然。」說著,江上雲隨手將巡天鏡遞給呂東,「你若不信,自己一看便知,那騙子的真面目。」

  呂東接過巡天鏡,戴在頭上,一看之下,頓時瞳孔一縮,禁不住失聲驚呼:「卧槽!不是真的吧!?」

  「怎麼回事?快給我看看!」邵平迫不及待,一把奪下巡天鏡,自己戴上,向那巨大魔狼凝眸望去,不由咦了一聲,表情變得非常古怪,竟是哭笑不得,喃喃道:「我還當是什麼恐怖的怪獸……這反差,也太強烈了,簡直比那魔狼幻影還叫人難以置信。」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