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你說是趙興他們造謠中傷你的?」聽完李青的話,潘大海有些意外。

「是啊,我不過是在後山說了一句激勵自己的話,想不到這樣也讓他們看不順眼。」李青無奈地聳了聳肩說道。

  「我看這可不止是他們看你不順眼那麼簡單,恐怕還別有內情。」潘大海略一思索后沉吟說道。  林天佑聞言,想了想,道:「也就是說,你要是長齊九條尾巴,那就代表實力堪比鬼王了是不是?」

  小狐狸點頭,道:「沒錯,在妖族,應該稱為大妖王,可那樣的程度,得有妖王的血脈才有可能達到,我千狐一族還差的遠呢。」

  林天佑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管他什麼天賦血脈的,只要有本少在,總能想到解決的方法,你且等著,天書搶到手后,我就想辦法將你的尾巴弄到九條去。」

  他說的很自信,小狐狸只是笑笑,並沒有當真,畢竟九尾妖狐,當年也只有附身在妲己身上的那隻狐妖做到了。

  可惜妲己最後被滅,導致他們狐妖一族也慢慢的沒落了下去。

  「也不知道妲己有沒有成為英靈,如果能成為英靈,又是什麼級別的存在呢?」

  狐千絕心中暗暗想道。

  妲己生前便是九尾級別的妖狐,魂力更是接近百萬道的大妖王,如果她的魂魄沒有全滅,或許有機會成為英靈。

  林天佑跟小狐狸隨便聊了幾句,見時間差不多了,便起身回家。

  七天的時間,對林天佑來說,挺長的,好在有梓鴛天天相陪,沒事跟她親個小嘴,握個小手,日子倒也過的瀟洒。

  到第六天,離水河畔的英靈大戰,終於也傳到了林天保的耳朵里。

  他找到林天佑,想要問清楚這件事。

   大夢之乾坤逆轉 「天佑!」

  林天保一臉的凝重,「你明天要去離水河畔參加英靈大戰?」

  「是啊,你才知道?」

  看著大哥的表情,林天佑平淡的道。

  「我勸你最好不要過去,東州畢竟不是我們的地盤,而且那個英靈大戰看上去很公平,但誰又曉得其中有沒有陰謀詭計?」

  林天保開口勸道。

  這可事關天書的歸屬問題,每一個驅魔人都絞盡腦汁去得到它,誰會跟你講公平?

  他認為弟弟太年輕,怕上了別人的當。

  「哈哈,我說老哥,你也太小心了,明天的離水河畔,不管是公平戰場也好,或是陰謀詭計的陷阱也罷,對我來說,那隻不過是一場美味的盛宴而已,我為了吃到明天的這場盛宴,都足足餓了兩天沒吃飯呢!」

  林天佑仰頭狂笑,笑聲傳遍了整個別墅。

  冰炎說明天會有世界各國前來的驅魔強者進行比試,想畢國外的英靈味道應該與眾不同。

  正好他上次在英靈塔的時候吃多了家鄉口味的英靈,現在藉此機會,換換口味,來些國外風味的英靈品嘗,或許會別有一番味道。

  林天保聽的是一臉懵逼,弟弟這是餓暈了不成?居然能把明天的大戰比作宴席,果然這是個常人無法理解的傢伙。

  「既然你執意要去,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咱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林天保知道弟弟是個打定注意就很難回頭的男人,所以也不再繼續去勸,而是提出一同跟去。

  「別,你還是在家裡陪老爸玩吧,我怕你拖我後腿。」

  林天佑連忙搖頭,他是去吃東西的,要是帶個累贅過去,那還怎麼敞開肚子去吃?

  「林天佑,我是你大哥,你就不能留點面子給我嗎?」

  林天保聞言,臉色當場沉了下去,這個弟弟什麼都好,就是太不尊敬自己了。

  怎麼說,自己也是他的大哥,總是損大哥的面子,這像話嗎?

  「怕什麼,反正家裡又沒有外人,在外面的時候,我會給你留面子的,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好好補充一下睡眠,明天可是我的盛宴之日,不能沒有精神過去。」

  林天佑不再跟林天保說話,伸了個懶腰,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

  今天,東州的機場無比熱鬧,世界各地的驅魔人都聚集到了這一座城市。

  「聽說了嗎?明天中午在離水河畔,將要舉行一場驅魔界最隆重的英靈大戰,而且這次大戰,會有三名天書殘卷的持有者參加,贏了就能一下得到三本殘卷呢!」

  「是哪三個持有天書殘卷的驅魔人啊?」

  「好像是南州的史固,北州的湯全,以及中州的林天佑。」

  「咦?這三個人我怎麼一個都沒有聽說過?看來華夏的驅魔人名氣不大嘛!」

  「史固的名字你可能第一次聽說,但他另一個名字你一定如雷貫耳,那就是史蒂芬固。」

  「什麼?難道是那個在歐洲有著聖堂十字驅魔軍團、聖堂左衛之稱的史蒂芬固?」

  「不是他還能是誰?南州的驅魔人早就被人給滅團了,天書殘卷根本沒人有資格獲得,後來也不知道史蒂芬固是通過什麼辦法,居然以外國人的身份加入了南州史家,成為史家的代表,這才獲得了擁有天書殘卷的資格。」

  「呼……看樣子,明天的英靈大戰,這個史蒂芬固要一路贏到底啊,那傢伙,聽說在歐洲曾單槍匹馬滅了一個狼人軍團,實力極其強悍,而且還收到了一名強大的英靈助戰,明天有他在,我們都別想再贏了。」

  「那是自然,我也認為明天的勝利者將會是史固,至於湯全和林天佑,只是兩片襯托史固的綠葉而已。」

  機場出口處,一群從外地來的驅魔人,走在一起議論紛紛,不過,他們似乎很看重史固,對湯全和林天佑卻一臉的不屑。

  「哼,一個只敢跟老弱病殘戰鬥的懦夫而已,憑他也想贏下所有的天書殘卷?做夢!」

  這時,一道充滿了鄙夷的聲音傳了過來,這讓那群支持史蒂芬固的驅魔人很是惱火。

  「是誰,找死是不是?」

  眾人轉過頭,憤怒的看了過去。

  只見兩男一女提著行禮包從機場方向走來。

  為首的男子一米八的身高,眼睛是藍色的,典型的歐洲人,渾身上下散發出讓人窒息的魂力威壓,不禁讓人群為之一怔。

  旁邊跟著的男子則是一名光頭黑人,個頭超過了兩米,他的肌肉都快把緊身的背心都要撐暴,雖然魂力威壓不及那藍眼老外,卻仍然讓人感覺到彪悍之氣。

  至於那個女人,倒是讓眾人眼睛一亮,這個美女,金髮碧眼,身材極好,走路把腰扭的就像水蛇一樣,幾乎讓整個機場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本章完)  第2180章惡魔天使(53)

  唐果和尚瑾結婚了。

  這是所有人的意料,認識他們的人都認為,這兩人是最般配的。這個世界上,這兩個人除了他們彼此,都找不到另外一個,與之更為般配。

  他們的婚禮很隆重,從小學到碩士的同學都來參加了。

  看著這一對終於結婚,他們居然還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原來在不知不覺的時候,他們磕起了他們的cp,一磕就是這麼多年。

  他們結婚這一天,忙碌的唐苒放下了手裡所有的事情,溫默自然也是來了的。

  看著兩人結婚了,溫默流下了羨慕的淚水,偷偷的瞄了眼開心得流淚的唐苒,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能夠和苒苒結婚啊。

  「其實在很小的時候,姐姐勾搭住在對面的尚瑾哥,我就有一種預感,他們會在一起。」唐苒激動的說,「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

  不僅唐苒激動,在場的人都激動。

  看著唐果和尚瑾之間的相處,他們總會忘記生活中的煩惱,聽著尚瑾的鋼琴曲,他們內心會很溫暖,總是有一種想戀愛的感覺。

  哪怕心傷了,累了,聽聽也能夠被治癒。

  網路上還有尚瑾每一次演出結束,唐果上去送一支玫瑰花的視頻,雖然每一次都是一樣,但這兩個人總是讓人百看不厭,同樣的動作,他們可以看上百遍,千遍,一萬遍。

  婚後的唐果,搬到了尚瑾那棟別墅去住。

  正如尚瑾說的,許多時候,她都是聽著尚瑾的鋼琴音睡著的。

  系統:還有很多時候不是,別問他是什麼時候,大家應該懂!

  ……

  李可淑這一次是被太陽晃醒的,睜開眼睛才發現,太陽已經高高的掛在空中。

  沒有手錶,也沒有手機,她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

  不過看著太陽的高度,應該是午後過一點吧。

  她連忙去看了保險箱,將其打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