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陸母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為什麼剛才想算計慕洛琛,竟然想趁著這個機會,讓慕洛琛對陸家多幾分愧疚!也不想想,像慕洛琛這樣的人,豈會看不出自己的心思,現在慕洛琛下狠心,要婉如跟少安離婚,該怎麼辦!

心理著急的火上澆油,可陸母也想不出好辦法。

  想了想,狠心一把拽住陸少安,哭著喊:「你這個不孝子,你不要婉如,是不是想逼死我們一家?好,你要跟少安離婚,先從你爸和我的屍體上跨過去,否則休想離婚!」  第92章風口浪尖(四)

  「媽,我……」

  陸少安痛苦的想要說什麼,房間里忽然炸響一聲凄厲的喊聲。

  「都別吵了!」

  陸家一家三口聽到這聲,都停了下來,看著躺在床上的人。

  慕婉如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眼裡含著淚水定定的看著他們,雙手死死地拽著被子,聲音顫抖而凄厲的再次說:「你們想逼死我,就繼續吵下去!」

  「婉如……」陸母開口。

  「我讓你別再說了,沒聽到嗎?」

  慕婉如出聲打斷她的話。

  陸母緊閉了嘴。

  慕洛琛面色淡漠的看著近乎崩潰的慕婉如,冷冷的說:「剛才陸少安說的話,你都聽到了,我也不想多說,這樣的婚姻,有必要堅持下去嗎?」

  「我要不要堅持下去,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不著!回去管你的老婆葉簡汐吧,別讓她到處再勾三搭四!」慕婉如流著淚高聲吼。

  慕洛琛眸色一沉,周身的空氣也冷上了幾分:「我可以不管你的事情,但如果你再這麼鬧死鬧活的,我會強制讓你離婚。」

  「你敢!」

  慕婉如梗著脖子大喊。

  「你盡可以試試,看我敢不敢。」

  慕洛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抬步往外走,路過陸母身邊的時候,說:「陸伯母,這幾天婉如就拜託給你了,如果她再做些出格的事情,打電話通知我。」

  「是。」陸母哪裡還敢懈怠,點頭應下。

  慕洛琛聞言,頭也不回的推開門走出去。

  慕婉如看著他決絕的背影,眼裡的淚水不停地落下,抓住被子渾身顫抖了起來。

  「少安,還不趕快給婉如賠罪!」

  陸母推了陸少安一下,讓他往前走。

  陸少安沉默著不說話。

  慕婉如抬頭看著他,眼底的期待漸漸的轉化為絕望,最後抓起桌子上的東西,猛地朝著陸少安砸去:「你給我滾!滾的遠遠的,我不想看到你!立刻給我滾!」

  房間里不停地響起乒乒乓乓的聲音,慕婉如像是瘋了一樣,把所有的東西扔完,一把扯下手腕上的枕頭,光著腳跳下床,就要拿其他東西繼續砸。

  陸母推了陸少安幾次,陸少安都沒動。

  眼看著慕婉如又要拿其他東西,陸母忙上前阻止,「婉如,你消消氣。」

  「你給我滾!」

  慕婉如正在怒頭上,想也不想就推開陸母。

  陸母沒想到她力氣那麼大,被推了一個趔趄,腰撞在了落地柜上,疼得噝了一聲。

  而這個時候,一直沉默的陸少安忽然衝上前,一把抓住慕婉如的胳膊,一巴掌打在她臉上:「你鬧夠了沒有!慕婉如,你以為你是誰,是我們陸家的祖宗嗎?我媽是你婆婆,你動不動就對她大呼小叫!先又推她,你到底有沒有人性!」

  慕婉如被他一巴掌打懵了,回過神來,捂著臉看著陸少安,紅著眼睛,一字一句的說:「我長這麼大,連我爸媽都沒打過我,陸少安,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竟然還有臉打我!」

  陸母感覺慕婉如情緒不對,連忙叫陸父:「你還站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他們拉開!」

  陸父這才反應過來,想上前拉住慕婉如。

  可已經晚了……  第93章風口浪尖(五)

  慕婉如躲開陸父的手,瘋了一樣衝到窗戶口,拉開窗戶就往下跳了下去!

  「婉如!」

  「婉如!」

  兩道驚懼的聲音同時響起,誰也沒能攔住慕婉如。

  陸母看著慕婉如縱身一躍,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噗通一聲暈倒在地上。

  陸父慢了一秒,衝到窗檯前,卻沒能抓住慕婉如,往下看,下面聽到動靜已經聚集了一群人,沖著他這裡指指點點,高聲說著什麼,而慕婉如蜷縮在地上,看不到具體的情況。

  可他心裡清楚的知道,這下只怕是完了……

  三樓不高也不低,可足以要了一個孩子的命!

  縮回腦袋,陸父轉身大步的往外走,路過陸少安身邊的時候,抬腳一腳踹了上去:「孽障!你看看你做的孽!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兒子!」

  吼完,陸父面上青筋暴起的下了樓。

  樓下。

  醫生和護士聽到動靜趕了過來,看到慕婉如這樣,連忙把人抬上了移動單車。

  陸父看到雪白的床單上,暈染開的血跡,眼前一黑,身體踉蹌了一下,抓住醫生的手,張嘴淚就落了下來:「醫生,求求你,保住我媳婦和孫子。」

  醫生不耐煩的拉開,譏諷的說:「人跳樓了才知道求,剛才幹嘛去了!讓開,別耽誤我們搶救人的時間!」

  推開了陸父,醫生護護士急匆匆的將慕婉如推到了急救室。

  陸父抹了把眼淚,想要轉身回病房看看暈倒的妻子,可就在這個時候,慕家派來的人已經聽到了動靜,趕到了急救室跟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陸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小姐好好的為什麼跳樓。」

  陸父哆嗦著說不出話來,憋了半天,說:「是我們陸家對不起她……」

  這話說完,陸父繼續往病房裡走。

  而他身後,傭人在最初的慌亂后,鎮定下來,給老宅那邊打通了電話。

  ……

  晚上十一點鐘。

  慕家老宅的電話響起,管家接起電話,聽到電話那邊說的話,臉色一變。

  掛斷了電話,管家匆匆的趕到了後院,通知慕老太太。

  「你說什麼?婉如從三樓跳下來,大出血?」慕老太太驚的從床上坐起來,連外套也不穿,慌亂的就下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太太,您先去醫院吧,我在路上跟你說。」

  管家忙安慰。

  「你讓人通知老爺子,還有洛琛,其他的人暫時不要驚動。」

  「是。」

  以最短的時間穿上衣服,慕老太太走到外面,管家已經備好了車。

  兩人坐上車,管家說:「醫院那邊傳來消息,說小姐剛從樓上跳下去了,當時陸家一家三口都在,她沒在場,後來聽到後面有吵鬧的聲音,進去一看,小姐已經不在了,問陸家的人,陸家的人也沒說,然後醫院那裡鬧大了,這才知道是小姐跳樓了,立刻通知了老宅這邊。」

  「陸家的人連個人都看不好,竟然讓婉如跳樓,沒用到這種地步!」

  慕老太太手攥的緊緊地,臉上盡露憤怒和狠厲。  第94章風口浪尖(六)

  「老太太,還有……」

  看著老太太的臉色,管家遲疑的說。

  「還有什麼?」

  「還有這件事情已經上報紙了,因為事發突然,一時沒能攔下來,醫院那邊有人拍下視頻,直接發到了新浪娛樂,現在視頻轉載量已經過百萬……我們聯繫了新浪對視頻進行刪除,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管家話說到最後,聲音漸漸的低了下去。

  慕老太太卻是暴跳如雷,一巴掌拍在了車座上,「你們是怎麼辦事的?連這點小事都辦不了!一個兩個都只拿著錢不辦事!」

  管家沉默著不說話。

   權少的小獵物 慕老太太罵了一會兒,粗喘著氣說:「讓阿琛處理這事情,你安排老宅那邊,別讓子芩知道任何事情!」

  「是。」

  二十多分鐘后,車子停在了市一醫院外。

  管家從車上下來,匆忙走到另一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