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大管家聞了聞那丹藥,在世外谷里的人大部分都是都是,一聞便知道這是解藥。

他激動的道:「對,這就是解藥。」

  「真的是解藥。」

  「太好了。」

  他們鬆了一口氣,有解藥,他們的小命總算是保住了。

  本來他們想,凰無夜雖然打敗了毒軒子,但是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證凰無夜能煉製出解藥,沒有想到此人比想象中的還要厲害,輕輕鬆鬆的就把解藥給煉製出來了。

  凰無夜開口了,「我既然要駕馭你們,自然要拿出絕對的實力讓你們信服。」

  「無夜大人的實力,我們絕對不敢有半點質疑。」

  「對,無夜大人,我們是真的佩服你們的毒術。以後我們一定對你死心塌地。」

  「……」他們激動的道。

  凰無夜回道:「可是,對於毒軒子是毒,我可不怎麼信任。我會煉製出一種能夠解掉毒軒子毒的解藥,同時這解藥帶有我的毒。半個月沒有解藥,你們必死無疑。」

  「這樣,你們還願意嗎?」她的目光掃過他們道。

  解毒的時候同時下毒,他們全部都驚呆了。

  這……這真的能辦到嗎?

  可是看到凰無夜那篤定之色,他連不可能打敗的毒軒子都打敗了,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他們點頭道:「沒問題,我們只想活著,不想死。」

  「半個月和一個月其實也不差多少?」

  「我們一定為無夜大人,努力辦事。」

  「……」

  能在毒軒子手下堅持這麼久的人,哪一個不是擁有很強的求生慾望?既然有活路,他們一定會加油抓住。

  凰無夜道:「其實,我還可以給你們另外一個機會。」  「好吧,那我們怎麼辦啊。這是,天要亡我啊!等等,我看看手機有信號沒。」

  說著,葉桑末看了一眼手機。

  然後,絕望地抬起了頭。

  「哎呀媽呀腦闊疼,賣這麼貴的手機,竟然連信號都沒有!」

  「有信號又能怎麼樣?」

  「有信號我可以報警啊,我可以打電話給巧克力啊。」

  「又是巧克力,在你眼中他彷彿無所不能。」

  「沒錯啊,他就是無所不能的啊。從小到大,只要我遇到麻煩,都是他幫我擺平的。你是不知道,他有多厲害。」

  聞言,宇文元詡的臉色有些僵硬。

  葉桑末啊葉桑末,在你心中,就只能看得到他一個人的無所不能,看不見我的全心全意嗎?

  宇文元詡的心裡突然有些難過,不由的嘆了口氣。

  究竟,他不知道在葉桑末的心裡,自己究竟被她放在什麼位置上。秦仁,又被她放在什麼位置上。

  在宇文元詡看來,她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傻丫頭。

  明明,宇文元詡見秦仁的第一眼,就能發覺秦仁喜歡葉桑末。可是,這個傻丫頭,似乎一點也沒有發覺。

  也不知道,她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若是不喜歡,他便放心了。若是喜歡,他便要難過了……

  「葉桑末!」想到這裡,他突然喊她。

  「嗯,幹嘛呀?」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問唄。」

  「你跟秦仁認識了十三年,就沒想過要談戀愛嗎?」

  「這個問題,我記得我好像回答過你了啊,我喜歡他,但是不是你想的那種喜歡,我是把他當哥哥的!」

  「那我呢?」

  「嗯?」

  四目相對。

  「那我呢?」他重複了一遍。

  「你?」

  「對,你把我當什麼啊?」

  他為什麼要問這樣的話,葉桑末的心裡慌慌的,心臟撲通撲通的,又開始加速的跳了起來。不敢再看他的眼神,因為一看就會淪陷,一看就會情不自禁地在慾望的領域裡開出花來。我把你……我把你……我把你當成什麼呢,我也不知道。

  如果,我告訴你,我好像有點喜歡你。你一定,會嘲笑我的吧?

   劍嘯驚天 當然,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我才,不會讓你有嘲笑我的機會呢!

  「不用我把你當成什麼,你是我的債主啊,標籤就是債主啊!」葉桑末躲著他的眼神,低著頭說。

  生怕一個抬頭,就淪陷在他幽邃深情的目光里。

  聞言,他忽而有些失落,但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他想,她能把他當什麼呢,除了債主就只能是債主啊。難不成,她會告訴你,她喜歡你啊?別想了宇文元詡,她怎麼會……喜歡一個古代人呢?她連對他那麼好的秦仁都不喜歡,又怎麼會喜歡你這個冷血的怪物呢?

  可是,即便這樣……

  宇文元詡想說,葉桑末,我還是很喜歡你,這可怎麼辦才好。

  一邊想著,他便發了楞。

  她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手:「喂,再不下山,太陽要落山了。」

  宇文元詡這才回了神,神情恢復冷漠,抿了抿嘴,隨後很是自然的拉住了她的手。  另外一個機會?眾人一愣,那會是什麼機會?

  凰無夜緩緩的道:「我現在當眾煉製解藥和毒藥,你們可以看,如果能夠煉製得出來,琢磨出去掉毒的辦法。那麼恭喜,你們可以獲得自由,以後如何與我無關,就算是跟我為敵。」

  不少人眼裡閃過了一道亮光,他們之中有些毒師天賦不比毒軒子差,只不過被毒軒子故意打壓,所以才沒有毒軒子的能耐。

  如果凰無夜當眾煉藥,他們記住所用的靈藥,記住步驟,手法,也許他們能夠煉製解藥,不用受制於人。

  有獲得自由的機會,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拚命的抓住。

  他們兩眼放光的看著凰無夜,凰無夜道:「我開始了。」

  凰無夜開始煉藥,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很快就煉製出來了一爐。

  十分高效,沒有失敗的丹藥,一爐便是一百顆。

  因為這裡有上千人,所以為了快點解決,凰無夜不得不高效一點。

  可是當凰無夜煉製出丹藥之後,所有人都有些無力。

  看了一遍,他們依舊毫無頭緒。

  凰無夜大人的煉丹術,比毒軒子的要強無數倍。

  他們根本沒有能力煉製出這丹藥,更不用琢磨配出只有解藥沒有毒的丹藥。

  凰無夜道:「第一爐丹藥,分配下去。」

  「是。」

  最開始服用毒藥的是資質平平的人,知道自己沒辦法煉製出解藥。

  凰無夜道:「你們不要失望的太快了,畢竟我至少還要煉製九爐丹藥,一次性看十次,能不能看出一點門道,那就是你們的造化了。」

  對,還有九次機會,他們不能這麼輕易放棄。

  煉製了第二次,又有放棄的人服下丹藥。

  第十次,他們徹底放棄了。

  不可能,他們做不到。

  一開始還有點信心,結果現在被凰無夜打擊的體無完膚。

  凰無夜大人,簡直太變態了。

  不過在這麼強悍的毒師手下辦事,只要不背叛,乖乖聽話,他們應該不會有事。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放棄了。

  還有一個人,他並沒有被管家歸於需要毒藥控制的人,因為他是毒軒子撿來的葯人。

  身上有毒軒子試過的各種惡毒的毒,即使有解藥,也沒多久可活了。

  大管家沒有想到,這小子今個偷偷的過來了,而且說要試試?

  難道他能煉製出凰無夜大人這丹藥。

   御用太子妃 凰無夜看向那一個男子,瘦的身上沒有幾兩肉,皮膚又黑的極為不正常,可見他的身體積毒已深。

  他是個葯人。

  「好啊!你來試試。大管家,給他準備葯鼎。」凰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